木石君novel

事缓则圆

【原创】日常校园生活的樱花色恋爱推理事件

这是我以前的文,感觉账号好久没更新了,放上来一篇短篇。

然后就是…………emmmm,因为最近三次元忙疯了,所以其他的文暂停更新。如果我更文了什么的,肯定是我之前的文。

====

Part 1 初次见到华生的福尔摩斯先生

【01】

“福尔摩斯第一次见到华生时,就完美地推理出华生去过阿富汗。他的秘诀就是观察和思考……”

言小染咬着奶茶吸管,走在她身边的男生正兴奋地说着这些话。这个男生之前跟她自我介绍过了,说他叫“舒乐”。

南方城市的秋天依然很热,言小染看见舒乐的额头渗出一点点汗珠。汗珠折射着绚烂的阳光,然而却比不上舒乐眼中的神采。

他是真的很喜欢推理小说呢。言小染心想。

这时候言小染面前忽然投下阴影,是舒乐在她身前停下来。言小染差点没刹住车,差点撞在舒乐的胸膛上。

舒乐神情严肃地看着她:“言小染同学,为了向你展示推理的魅力,就请你当一次华生,让我来推理一下你的过往。”

言小染愣了一下,忍不住开始回想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02】

今天是大学社团的招新日。学校的广场上,大大小小的社团都支起帐篷,贴上海报,分发传单,为了拉人,也是各显神通。

言小染虽然是刚入学不久的大一新生,但她对这些社团没有太大的兴趣。然而路过一个特别冷清的帐篷前时,她忽然被人喊住:“同学,我看你骨骼清奇,想来是热爱推理的同道中人,可有兴趣加入我们推理社?”

喊住她的自然是舒乐。舒乐一边喊住她,一边往下腋下看。

当时言小染腋下夹了本《福尔摩斯探案集》,舒乐就是在瞅着这本书。

言小染愣了一下。

舒乐便强买强卖似的开始介绍推理社,说他们要在日常的校园生活中进行不日常的推理,并说这项有趣的活动深受同学们的喜爱。

言小染看着两边其他社团的帐篷前面排着长长的队伍,再看看舒乐这边除了自己一个人都没有的惨状,便觉得舒乐这话十分有水分。

舒乐大概也是感到尴尬,微微咳了一声,硬是带着言小染去了艺馨楼那边,说是要带她去参观社团教室。然而刚打开社团教室的门,就看见里面闹哄哄的一片。

“这些都是推理社的人?”言小染问。

“不。”舒乐摇头,“我也不是认识。”

他嘀咕道:“推理社现在明明就我一个人啊。”

言小染:“……”

正好教室里有个社联的人,他走出来告诉舒乐,说因为推理社人数不过,申请的社团教室要被收回去,现在已经拨给了街舞社。另外他还提醒舒乐,说如果推理社到下学期还招不到人,就要被社联除名了。

社联的人说完话就走了。然后街舞社的社长走出来,指着教室里几堆等身高的推理小说,表示希望舒乐能尽快搬走,不要占教室的地方,毕竟他们还要放音响。

舒乐看着很是犯愁,最终还是言小染看不过去,和舒乐一趟一趟地将那些推理小说搬回了舒乐的宿舍。

和想象中脏乱差的男生寝室不同,舒乐的位子非常干净,就是书架上全是推理小说。舒乐看起来也不挑,无论是欧美系推理小说还是日系推理小说,书架上都有不少,其中很多推理小说作者是言小染听都没听说的。

只是言小染忽然注意到,舒乐书架上那全套的《福尔摩斯探案集》少了一本。

 

【03】

为了感谢言小染,舒乐请她喝了奶茶。

当然,舒乐也有一点私心。因为言小染手里那本《福尔摩斯探案集》,舒乐认定她是同道中人。再加上为了推理社不被社联除名,他决定无论如何都要拉言小染上推理社的船。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舒乐觉得最好的办法就是向言小染展示推理的魅力。

舒乐上下打量着言小染,故作深沉地思考了一会,做出了福尔摩斯一般的推理:“言小染同学,你是一个热爱户外运动、成绩非常好、并且热爱推理的女孩子。”

言小染眨了眨眼睛:“你是……怎么推理出来的?”

她果然被我的智慧折服了!舒乐在内心里哈哈大笑。

他故作严肃地咳了两声:“你的皮肤有一点点黑,但衬衫底下的肤色却很白,说明你是被晒黑的——说明你热爱户外运动。你的黑眼圈有点重,肯定是因为熬夜学习,那你的成绩肯定非常好。以及你带着这本《福尔摩斯探案集》,说明你一定热爱推理。”

言小染犹豫了一下:“我是大一新生。”

“所以呢?”舒乐一时没明白。

“……你就没想过我是军训晒黑的吗?”

“……哦。”舒乐努力挣扎了一下,“那成绩好这点肯定没有错了!”

“假如,你的舍友一个整夜开黑,一个整夜刷剧,一个整夜看小说……”

“明白了!你一定是在其中出淤泥而不染,努力学习的那个吧!”舒乐振奋地说道。

“……我是在其中被吵得睡不着觉的那个。”

“呃,真可怜啊……那你热爱推理肯定没错了!”

言小染道:“可是这本福尔摩斯不是我的。”

舒乐肉眼可见地颓丧了起来。

言小染有些同情地说道:“关于我是女孩子这一点……”

舒乐惊恐地看着她,连退了好几步:“你总不会想说你是女装大佬吧?”

“不,我是说,起码这点你说对了。”言小染犹豫了一下,“呃……起码你的推理没有全灭?”

“……我该感谢你安慰我吗?”

“不用客气。”

舒乐长长地叹口气,颓丧地说道:“对不起,同学,打扰了。我还是去广场那边看看有没有对推理社感兴趣的人吧。”

“等一下!”言小染喊住他,“舒乐学长,我愿意加入推理社!”

舒乐眼中先是闪过欣喜,继而奇怪地看着她:“你又不喜欢推理,推理社又不像社联或者学生会那样能加学分,你好像没有加入推理社的动机。”

言小染咬了咬嘴唇,刚想说话,舒乐却做了个“停”的手势,兴致勃勃地看着她:“推理社就是要在日常校园生活进行不日常的推理。你的动机就是我的谜题!你别公布答案,我一定会推理出来的!”

“好吧。”言小染笑了笑。

 

Part 2 需要严格推理论证的传统本格

【01】

经过社团招新日一整天的忙碌,现在推理社总共有两名正式成员。舒乐担任社长,言小染担任副社长以及兼任唯一的社员。

“起码要五个人,社团才能不被社联除名……”言小染有些苦恼地看着舒乐,“可是咱们昨天一个人都没有招到。”

“没事。”舒乐显得信心满满。为了拉拢住自己唯一的副社长以及社员,他再次请言小染喝了奶茶,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膛:“真要除名得等到下个学期,咱们还有很多的时间。”

“只要让人们见识到推理的魅力,大家肯定会蜂拥而至,到时候我们推理社的门槛都会被踏破的。”

尽管推理社现在已经没有社团教室,两个人此刻走在学校的林荫路上,但言小染看着舒乐向往的神情,觉得对方已经想象到社团重新拥有教室,并且教室爆满的那天了。

“——而且需要我们推理的不日常现象已经出现了。”舒乐将自己的手机展示给言小染看。

舒乐登录了学校的贴吧,里面一个新帖被顶得火热。

言小染点开一看:“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母猪上不上树我不知道,但自行车是真的上树了!”

底下还配了张图,一个共享单车被架在了路边高大的梧桐树上。底下回帖都是一溜带着问号的表情包。

“这是……行为艺术?”言小染将手机还给舒乐。

舒乐摇着手指:“身为后辈的我的副社长啊,你不要这么单纯。这后面一定藏着惊天的秘密!我们去调查和推理吧!等我们将真相公布,我们推理社就名扬校园了!”

“……是,前辈。”

 

【02】

舒乐根据照片的背景找到了那棵梧桐树,共享单车还卡在树桠上面。

舒乐在底下,一边昂着头看那个共享单车,一边对言小染说:“你知道本格推理吗?”

“听说过,不是很了解。”

“简单来说,本格推理是推理小说的一种流派,需要严格的推理论证来解开谜题。”说着,舒乐就要往梧桐树上爬。

“等等,你在干什么?”言小染忙问。

“我在收集线索,好进行推理啊。”舒乐一边说,一边爬上了卡着共享单车的树桠。

言小染在树下有点担心地看着他,生怕他一不小心掉下来。只见舒乐仔细地观察了共享单车,然后频频点头。

“怎么样?”言小染问。

舒乐说:“这是一辆很普通的共享单车,用手机还能扫得开呢。”

“……哦。”言小染默了片刻,“那既然没有什么线索,你要不然先下来?”

“等等!这里有血迹!”舒乐严肃地看着旁边的树干,“天哪……校园杀人案?!自行车在树上一定是有什么作用的,难道是用来做机关搬运尸体……”

“哎呀妈呀,你俩干啥呢?”身后忽然传来一个东北大哥豪爽的声音。

舒乐吓了一跳,脚下一滑,直接往树下摔去。言小染吓了一跳,下意识想接住他。东北大哥倒是急公好义,直接将言小染扯开,自己上前,于是舒乐摔在了东北大哥健壮厚实的胸膛上。

“嗷!”舒乐和东北大哥同时嚎了一声。

 

【03】

“所以说,这自行车是你放的?”舒乐请东北大哥吃了烤串,一边吃一边问他。

这位东北大哥也是大二的学生,叫钱江。前两天,大一新生结束了军训的同时,大二的学生迎来了高数补考。

“哎呀妈呀,那血手阎魔出的卷子你们是没瞅见啊!”钱江猛拍烧烤店的桌子,“我不光期末考挂了,补考也没过!今年还得重修!”

血手阎魔姓阎,教了多年的高数,历年的考卷都是他出的。因卷子难度系数之高,且他给分丝毫不留情面,每年高数大批人挂科,人送外号“血手阎魔”。

“不,我瞅见了。”舒乐想起高数试卷,同样面色惨白,“我补考也没过。”

言小染看看同病相怜,长吁短叹的两个人,小心翼翼地拉回了话题:“那树干上的血是怎么回事?”

钱江展示了一下手臂上的擦伤:“搁自行车的时候没注意受伤了。”

“所以你为什么要挂自行车啊?”

“老妹啊,昨天晚上,我得知我高数补考挂了,心里那个气啊,然后又出去跟兄弟们喝了点闷酒。回来的路上,我更气了,就把自行车挂在了高高的树上。”

“啊?”言小染还是没明白。

“挂在了高高的树上……”舒乐喃喃了一句,“挂高树……挂高数!这是我们挂科学生的呐喊!这是对血手阎魔不屈的抗争啊!”

“哎呀妈呀,兄弟,知音啊!”钱江又砰地拍了下桌子。

言小染:“……”

 

【04】

虽然挂高树的真相很是平平无奇,但却让舒乐催生出了一个新的想法。

舒乐说,血手阎魔辣手摧我们这些祖国的花朵,我们要用推理的方式跟他抗争。

言小染和钱江一脸问号。

舒乐说,只要经过严密的推理,就算是高数试题,也一定能推理出来的,到时还怕挂科吗?届时将推理出的高数试题往贴吧上一放,推理社必定名满校园!

钱江听了,连声说兄弟高义,并且拍胸脯保证,说假如舒乐成功地推理出了今年期末的高数试卷,他钱江一定加入推理社。

预约了一名推理社未来社员后,舒乐带着言小染满意地走出了烧烤店。

“所以我们……怎么推理?”言小染问他。

舒乐看了眼课表:“今天下午有血手阎魔的课。”

“所以呢?”

“我们先去好好上课,搜集下线索。”

“……哦。”

 

【05】

舒乐大一上下两学期的高数都挂了,都需要重修。所以他虽然是大二,但此刻与言小染坐在同一间教室里,一起听着大一的高数课。

为了收集足够的情报进行推理,舒乐每堂课克服困意,每堂课都认真地听,还做了很多笔记。

同时,为了继续拉拢他唯一的社员,每次一起上高数课,舒乐都会给言小染带一杯奶茶。

久而久之,和言小染一起上课的舍友自然注意到了。一个舍友在课间问她:“那个学长是不是在追求你啊?”

舒乐此刻坐在她们前排,正在低头对着笔记沉思,没有听见她们的话。

言小染咬着奶茶的吸管,摇头:“学长的推理社就我一个社员,他是怕我跑掉了。”

另一个舍友又问她:“你干嘛加入推理社啊?”

言小染笑了笑:“我想帮他嘛。”

舍友们纷纷露出自家大白菜被拱了一般的惋惜表情,言小染刚想解释,上课铃又响了,这件事便不了了之了。

 

【06】

很快到了期末的考试月。言小染也在舒乐锲而不舍的投喂下,整整胖了三斤。

于是当舒乐再一次递给她奶茶时,她严词拒绝了。

舒乐很是苦恼地挠了挠头:“奶茶喝腻了的话,那……炸鸡怎么样?”

言小染很不争气地咽了下口水:“以后再说!你不是说要开作战会议的吗?”

舒乐严肃地点头。高数课已经全部结束了,很快就要进行高数考试了。舒乐将所有的高数课认真地听了,又找来了往年的试卷,细细分析了血手阎魔的性格和出题特点,和言小染讨论之后,舒乐又根据知识点的考察频率,进行了严格而科学的蒙题。

舒乐将自己推理出的题目放在贴吧上,并且放下豪言壮语,假如他推理的正确率低于60%,他舒乐倒立跑圈!舒乐还说,假如有人凭借着他的推理躲过了血手阎魔的辣手摧花,那这个人就要加入推理社。

这篇帖子果然被顶上了热门。底下回帖一圈“666”,除去吃瓜看热闹的,还真有人和舒乐对赌。

紧张刺激的高数考试还是来了。

言小染一看试卷,心就凉了半截。舒乐的推理别说60%,连20%都不一定有。

果然,高数分出来之后,贴吧里四处哀嚎之声,看得出来又挂了一片。

不过舒乐的帖子依然是热门,除去因为无数吃瓜群众等着舒乐倒立跑圈外,还因为一个回帖。

回帖的ID叫“我是你们的高数老师”,他写:“同学们,好好学习,不要总是想着投机取巧。”

难怪试卷题目完美地避开了舒乐的推理,谁能想到血手阎魔也逛贴吧呢。

舒乐看着这个回帖,仰天长叹:“我推理了高数,却忘了推理人心啊!”

但舒乐看着帖子里一圈开玩笑让他倒立跑圈的人,一咬牙,真让言小染帮他拍了倒立绕操场的视频。

拍完视频,舒乐几乎累得瘫倒。言小染递给他一瓶水,他咕咚咕咚仰头喝下去。言小染忍不住问他:“帖子里大家都是开玩笑的,你干嘛这么认真?”

舒乐笑了笑,问她:“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莫名其妙,为了奇怪的事情这么认真?”

言小染想了想,坐到了舒乐旁边:“我觉得学长你是个很好,很纯粹的人。”

晚风吹拂,天边艳红的晚霞照在言小染身上。舒乐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有些快。

 

Part 3 不按常理出牌的新本格

【01】

虽然舒乐推理高数考卷这件事失败了,但钱江看见了舒乐倒立绕操场的视频,觉得舒乐言出必践,是个爷们,于是爽快地加入了推理社。

但是舒乐还是很愧疚。因为虽然钱江再一次挂科了,但舒乐及言小染为了收集线索进行推理,他们都很认真地听课了,所以这次的高数并没有挂科。

舒乐将自己的高数笔记分享给了钱江,又做了个正经高数的复习资料,挂在了之前放下豪言的帖子上——以补偿真的信了他而挂科的同学。

很快就要寒假了,寒假过后就是下个学期。可推理社除了钱江,还是没有招纳到新成员。

舒乐决定在同学们大批离校前,搞一出大的。

他将手机递给言小染:“知道吗?咱们学校出现了一大未解之谜!”

言小染点开帖子,发现帖子里说晚上无人的时候,学校的音乐教室经常会出现钢琴声。有人壮着胆子去看,结果靠近教室的时候,钢琴声就停了,一离开,钢琴声又响了起来。

“我们去推理真相吧。”舒乐兴致勃勃,“只要找出这个未解之谜的真相,一定能挽救推理社!”

舒乐说话间没带钱江,是因为虽然钱江现在是推理社成员,但因为家在东北,专业课考试也都考完了,所以他提前离校了。

“这个……看着很诡异啊。”言小染忍不住说。

“是的。”舒乐点头,“说不定真的是鬼魂作祟呢。”

“等等,假如我们这是一篇小说,你确定我们谈论鬼魂的事情能过审?”

“嗯……也是哦。”舒乐严肃地点点头,“那说不定是什么妖怪干的呢。听说鬼魂不能过审,但妖怪就可以过审。”

言小染噎了一下:“呃,我是说,我们不应该秉持着科学的态度去推理吗?”

舒乐摇摇手指:“你听说过新本格吗?”

“没有。”

“简而言之,新本格同样是推理小说的流派。但新本格小说很多是不按常理出牌的,我记得有一篇是在丧尸潮中进行推理,还有一篇甚至是在灵魂可以互换的设定上进行推理。所以假如接受了有妖怪的设定,没有什么是不能推理的——其实也有妖怪推理小说呢。”

言小染:“……”

 

【02】

“就算是接受设定,你也接受得太快了吧?!”言小染忍不住道。

此刻他们蹲守在艺馨楼的楼梯拐角处——音乐教室就在这附近。舒乐很明显是接受了可能有妖怪这个设定,不知道从哪里淘来一件道袍,手里握着桃木剑,脖子上还挂着一圈大蒜和十字架——显然是东方和西方的妖魔鬼怪都考虑到了。

“我们要走出舒适区,积极拥抱生活中的新变化嘛。”舒乐反手喂了她一口毒鸡汤,接着又从口袋里拿出个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护身符递给言小染,认真地说,“你没有装备,假如真有妖怪,躲在我身后就好。”

“……我是不是应该感动一下?”

“当然应该感动。”舒乐义正言辞地说道。

“本来有些感动,但听了你这话,忽然间一点都不感动了……”

言小染说到一半,舒乐忽然捂住她的嘴。舒乐的手心有股……大蒜味,言小染很想少女心地脸红一下,但闻着这股大蒜味,她忍不住挣扎起来。

“嘘。”舒乐低声道,“你听。”

言小染停下挣扎,果然听见音乐教室里传出一阵若有若无的钢琴声。只是这钢琴声不成曲调,很零散,像是有人在乱弹。

“你在这里待着,我去看看。”舒乐严肃地说道。

“不不不,一个人待着更害怕,我们还是一起好了。”说着,言小染与舒乐慢慢摸到了音乐教室的门口。

舒乐猛地推开门,桃木剑一挥:“呔,何方妖孽?!”

“啊啊啊——!”这是音乐教室里的人爆发出的尖叫。

“啊啊啊——!”这是言小染被音乐教室里的人的尖叫吓了一跳而爆发出来的尖叫。

“啊啊啊——!”这是舒乐看见钢琴上有只亮着一双竖瞳的不明生物,忍不住发出的尖叫。

“喵。”这是坐在钢琴上的不明生物发出来的声音。

 

【03】

“所以,你是来这里喂猫的?”

打开灯,言小染看清了音乐教室里的人,那是个跟她同级同学院的女生。开年级大会的时候,她们还互相见过,只不过都不认识对方罢了。

刘雪点点头,摸了摸坐在钢琴上的黑猫。她显然是和黑猫已经熟了,黑猫并不拒绝她的亲近。

刘雪说,这间音乐教室的窗户有点问题,有一扇关不紧。可能是外面太冷了,黑猫发现这扇窗户之后每次都会趁着夜色就蹿进教室。刘雪偶然发现了这只猫,就一直在喂它。

“那钢琴声……就是因为这只猫?”言小染看着黑猫。

黑猫桀骜地“喵”了一声,舒展着修长的身体在琴键上走来走去,零星的钢琴声便迸了出来。

“原来如此。”舒乐恍然大悟,“帖子上说,靠近音乐教室就没有钢琴声,恐怕是它发现了有人类靠近,就跳下钢琴了吧。”

“等等……”言小染这时发现在黑猫的步伐有点怪异,“它的后腿怎么瘸了?它受伤了?”

“我也不知道。”刘雪摇头,“我发现它的时候,它就这个样子了。我本来想把它带到宿舍养,宿舍阿姨又不让养宠物。要说带回家吧,家里也不让养宠物。我就只能每天来这里喂它,但我过几天也要离校了……”

言小染陷入了沉默。

舒乐却用手机给黑猫拍了照:“我们在贴吧发个求助帖吧,总有方便养猫的同学吧。”

言小染与刘雪都觉得此计可行。

 

【04】

舒乐万万没想到,第二天在帖子里联系自己的那个人,他的ID是“我是你们的高数老师”。

“血手阎魔?”言小染有些难以置信,“他认真的?”

“……好像是。”舒乐将手机展示给言小染看。

为了表明自己领养猫咪的诚意,血手阎魔私发了一段视频给舒乐。看背景像是血手阎魔的家,沙发上趴着两只猫,一只英国美短,一只是看不出品种的杂毛猫。这两只猫都养得很好,看起来十分惬意。

谁能想到大名鼎鼎的血手阎魔竟然是一个爱猫人士呢。

舒乐,言小染,还有刘雪后来抱着受伤的那只黑猫去了血手阎魔的家。血手阎魔其实只有三十多岁,戴着一副金丝眼镜,虽然在课堂上很严肃,但还是很亲切地招待了他们三个。

刘雪在血手阎魔家里确实看见了那两只惬意的猫咪,终于彻底地放下心来。她在血手阎魔家里和这三只猫咪玩得不亦乐乎。

而舒乐和言小染则有些拘谨地坐在沙发上。

毕竟他们两个合谋试图推理高数试卷,这一切还都被血手阎魔看在眼里。

血手阎魔给他们削了水果。

“谢谢阎老师。”他们很乖巧地接过。

“你就是舒乐吧?”血手阎魔显然对舒乐有很深刻的印象。

舒乐慌张地点头。

“你在帖子里的推理还是不错的,看得出来下了苦工。”血手阎魔喝了杯茶,“可惜推理小说同样是侦探与罪犯的博弈,没有将罪犯的行动纳入推理的侦探总是会吃亏的。”

舒乐和言小染被血手阎魔这一席话弄得目瞪口呆。

谁能想到,血手阎魔竟然也看推理小说呢。

 

【05】

经过黑猫的事情,刘雪和舒乐、言小染成了朋友。她听说了推理社的困境,立刻表示自己可以加入推理社,这样舒乐只需要在新学期再拉一个人就够了。

是的,现在寒假正式来了。大批学生纷纷返校,舒乐和言小染也坐上了回家的动车。

只是他们碰巧买了同一班车次,座位甚至也相邻。舒乐惊奇地看着她,待问清楚言小染下车的城市之后,舒乐的表情更加惊奇:“我们竟然是老乡?”

言小染笑了笑。

舒乐问她:“难道这就是你加入推理社的动机?想帮助老乡?”

言小染刚想说话,舒乐又把自己的推理给否了:“不对啊,那个时候你也不知道我们是老乡啊。”

言小染笑了笑,问他:“你想知道动机吗?”

舒乐摇头:“谜题还是要自己解出来比较有意思。”

“……好。”

回家的旅程很长,舒乐和言小染慢慢地都靠在座椅上睡着了。言小染的睡相不太好,睡着睡着靠在了舒乐的肩膀上。

她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听见轻微的“咔嚓”一声,睁开眼睛,发现是隔着过道的一个小女生在对着他们拍照。

言小染有些尴尬地从舒乐肩膀上起来——舒乐闭着眼睛,看起来睡得还很熟。她走过去,小女生以为她不高兴,连声跟她道歉,说自己就是觉得他们靠在一起那一幕太美好了,才拍照的。

言小染没说什么,就是让小女生将这张照片传给她。

小女生用蓝牙传照片的时候,冲她眨眨眼睛,还坏笑了两声。言小染脸有些通红,照片传好之后便回了自己的座位。

她看着这张照片。她和舒乐靠在一起,窗外是延绵不断的青山,阳光落在舒乐的脸上——好像真的是很美好的画面。

她忍不住点开另一张很久远的照片。拍这张照片的时候,同样阳光灿烂,舒乐穿着高中校服,趴在靠着教室窗户的位子上,像是睡着了。阳光同样落在舒乐身上。

言小染看着照片里的舒乐,极轻极轻地叹了一口气。

 

【06】

到站了,舒乐问言小染住在哪里,需不需要送到家。

言小染说:“我家住在乡下,还要转汽车呢。”

言小染说要赶汽车的发车时间,拉着行李箱便走了。

看着言小染渐渐远去的背影,舒乐不由得喊住了她。

言小染奇怪地回头看他。

在来来往往的人潮中,舒乐远远望着言小染,一时间也哑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他挠了挠头:“那个,下学期见。”

“嗯。下学期见。”言小染轻声回答他。

 

【07】

言小染和舒乐的家里都很空。

言小染是因为早年父母过世,家里只有她和奶奶相依为命。舒乐则是因为父母异常地忙碌,常年不在家里。

他们的大学是少有的放寒假很迟的学校,等他们到家里,其实没几天就过年了。

舒乐的父母本来和舒乐说好大年三十一定赶回来,但真正到了年三十这一天,又给舒乐打来电话,说要赶一个单子,这几天都回不来了。

要是几年前,舒乐会冲着他们吼,问他们什么单子会比一家人在一起过年还要重要。但现在舒乐只是在电话这头淡淡地说一句:“知道了。”

他挂断电话,来到书柜前。他家有个很大的书柜墙,里面几乎全是他钟爱的推理小说。他抽出一本,靠在沙发上,一页一页地翻。

其实他小的时候非常孤僻,没有什么朋友。他的爸爸妈妈也总是不在家。

也不记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发现世上有推理小说这样的宝藏。这里面有很酷的侦探和令人目眩神迷的诡计。沉浸在其中的时候,他只想解开书中的谜题,也就忘记了自己的孤独。

年三十连外卖也没有,舒乐随便用微波炉加热了一下昨天剩下的饭菜,同时将电视的声音开得很大。

然而他没有什么心思看春晚,很忽然地,他就想找一个人说说话。

打开微信,他看着言小染头像,犹豫了很久,却没有点进去。

 

【08】

言小染和奶奶吃了年夜饭之后,老人家熬不住,就先睡了。

言小染一边收拾桌子,一边将放着春晚的电视开得很小声,免得影响奶奶睡觉。

桌子很快收拾干净了,言小染坐在桌子边,看着春晚里的相声,言小染被逗得笑了一下。笑声孤零零的。

于是她又不笑了。

她拿出手机,点开微信。舒乐昨天才跟她聊过天,所以舒乐的头像在最上面。她犹豫了很久,点开,却不知道给舒乐发什么。

犹犹豫豫地给舒乐写了一些新年的祝福语,但言小染又不满意,删掉了。删掉之后,她再写,但还是不满意,于是再删。

折腾了很久,眼看都快到了12点,言小染觉得舒乐可能睡了,便想将最后打好的祝福语删掉,然而一个不小心,竟然点成了发送。

舒乐那边收到了消息,但是一时间没有回。

言小染觉得舒乐应该是睡了,正打算起身去关电视,手机忽然震了一下。

是舒乐打来了电话。

言小染接听,但是他们一时间都没有说话,只听着对方浅浅的呼吸声,好像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电视里传来主持人倒计时的声音,言小染心想:新年快要到了啊。

手机那头忽然传来舒乐低低的声音:“下雪了。”

言小染走到窗边一看,夜幕里确实落下了温柔的雪花。她伸出手接了一片,雪花被她手指的温度融化,成了有温度的雪水。

这时春晚的倒计时数到了“0”,窗外卷起一阵风,洁白的雪花霎时间纷纷扬扬。

言小染轻声对他说:“舒乐,新年快乐。”

“言小染,你也是。新年快乐。”

 

Part 4 注重犯罪动机的社会派推理

【01】

新学期,刚返校,女生寝室里就发生了一件大事。

很多人发现自己的东西被人偷了,大多数人丢的是类似头绳一类的小玩意,但也有人丢了贵重的东西,比如平板、手机、笔记本电脑。

这并没有推理社发挥的余地。因为学校报了警,而警察也几乎在一天之内就破了案。

偷东西是隔壁寝室的一个女生,偷的东西就藏在她的行李箱里面。她平常看着很安静,言小染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偷东西。

那女生被警察带走了,言小染看着她的背影,忽然觉得有点不是滋味。

后来听其他女生的一轮,说她似乎是高中在压力下产生了偷窃瘾。言小染想起上一学期其实也有很多人丢东西,只不过没像这次一样丢贵重东西,所以当时没什么人在意。

除此之外,社联给推理社的死线越来越近了,可新学期舒乐并没有拉到新的人。

死线的当天,言小染看见舒乐坐在广场的长椅上,低着头,似乎是肉眼可见的颓唐。

言小染坐到他旁边。

舒乐看着她,笑了笑:“言小染,大概推理这种东西,在日常生活里,真的没有什么用吧。”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言小染摇头,“你救了我啊。”

舒乐诧异地看着她。

“还记得吗?我的动机——”

 

【02】

言小染知道,舒乐已经不记得了。因为那对舒乐来说,可能真的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她不光跟舒乐住在同一座城市里——尽管她住在乡下——起码在户籍上算是同一座城市,她还跟舒乐上了同一所高中。

她和舒乐的初见是个傍晚,天边有灿烂的火烧云。

当时她被自己的宿舍长堵在天台上,宿舍长连声问自己的钢笔是不是她偷的。

言小染说不是。

宿舍长不信,说她就是个小偷,还推搡了她几下。

言小染差点跌倒。

“这位同学,指证犯人需要证据的吧。”舒乐忽然从天台的小门那里走过来,手里拿着一本《福尔摩斯探案集》。

宿舍长皱眉看他:“你是谁啊?”

“我是谁不重要。”舒乐笑道,“重要的是同学你丢的钢笔吧?”

宿舍长点头。

“你能描述一下钢笔的特征吗?我肯定能帮你找到。”

宿舍长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这是她妈妈送她的礼物,是个很贵的牌子,学校里不可能还有其他人有。

舒乐托着腮:“……说起来,上周五我们不是才模考过吗?”

宿舍长点头:“这跟钢笔有什么关系?”

“如果我是你,我会赶快去上次的考场找找,说不定钢笔就丢在了那里。”

宿舍长也像是想到了这一点,飞速地冲下了楼。

“谢谢。”言小染向他道谢。

可舒乐却忽然凑近她,轻轻叹了一口气,手从言小染的校服口袋里拿出了那支钢笔。

确实是言小染偷的。

这是舒乐唯一一次正确的推理,因为他看见这支钢笔在言小染的口袋里露出了一个头。

舒乐说:“我会帮你还给她的。我会说,这是我捡到的。”

天边的阳光和晚霞落在舒乐脸上,言小染忽然间鼻头一酸,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03】

高中的时候,其实言小染过得很不好。她的父母去世了,家里的经济很紧张,但她考上了这所还不错的寄宿制高中。奶奶也没有多余的话嘱咐她,就让她好好学习。

于是她就埋头好好学习,也不怎么和人交往,更是从来没有和人一起去食堂——其实她是自卑。因为她手里的生活费只够她点馒头稀粥的。

理所当然的,她和班里的女生关系也就不会太好。

其实这样倒也能过得去,只是有一次,班里的班费丢了。班主任大张旗鼓地在班里找,问是谁偷的。她因为孤立无援,家里又穷,被怀疑是小偷。

虽然后来,班长发现班费是被她粗心地忘在了寝室里,可她是小偷这个印象已经形成了,班上同学看她的眼神还是变了。同寝室的宿舍长甚至带头疏远她,她感觉自己就算长了一百张嘴也说不清。

一个周末,舍友们都回家了。言小染还在宿舍里学习,她忽然间很烦躁,手里的笔被摔在地上,摔裂了,笔芯也摔坏了,淌出大片的墨水。言小染默默擦干净地板,为了省钱,她没有买多余的笔,笔芯也是最后一支——她忘记备了。

言小染这时一转头,看见宿舍长桌上笔筒里插着一支钢笔。这是宿舍长心爱的笔,据说很贵,平常碰都不让人碰。

说不清是什么心思,言小染拿起那支钢笔,把自己剩下的作业写完了。

言小染本来想悄悄再把钢笔放回去,但宿舍长就在那一瞬间打开门——她提前返校了。言小染下意识地将钢笔藏进了自己的口袋。

宿舍长一下就发现自己的钢笔不见了,问言小染是怎么回事。

其实这时候言小染只要把钢笔拿出来,道个歉,事情也就过去了。但那一瞬间,言小染就仿佛鬼迷心窍,说自己不知道怎么回事。

宿舍长怀疑地看着她。

言小染说,说不定是她带回家自己忘记了。

宿舍长也不能肯定,当时就放过了她。

但宿舍长最终还是怀疑她,因为她最可疑。

 

【04】

言小染哭着跟舒乐说了这一切。舒乐蹲在她身边,静静地听着。

待言小染哭得差不多了,舒乐忽然说:“你知道社会派推理吗?”

言小染摇头。

“简单来说,这是推理小说的一个流派。相比于复杂的诡计,社会派推理更加注重探讨犯人的犯罪动机——即他们为什么要犯下这桩罪行。”舒乐轻轻地说,“可是对犯罪动机讨论得再多,悲剧已经被酿成了,这是无可改变的。我总是想:侦探要是能预防悲剧的发生就好了。”

言小染愣愣地看着他。

舒乐冲她笑:“总之,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没有人会知道的。”

说着,舒乐将手上那本福尔摩斯塞给了言小染:“我最心爱的福尔摩斯借给你,如果你还是感到难过和委屈,不如看看福尔摩斯吧。没有什么比推理小说更能让人忘记忧愁的了。等你哪天真正开心起来了,不需要这本福尔摩斯了,你再还给我好了。”

说完,舒乐就走了。

言小染怔怔地看着手上的这本福尔摩斯。

后来,那支钢笔又默不作声地回到了宿舍长手上。宿舍长也没再提这件事,还跟她道了歉,说自己冤枉了她。

再后来,言小染其实悄悄去找过舒乐。但是当时舒乐趴在窗边睡着了。看着阳光落在舒乐身上,言小染忽然间失去了勇气,只悄悄地拍了张舒乐的照片,便跑走了。

再再后来,言小染在大学里遇见了舒乐。舒乐为推理社的事情困扰着,言小染自然想帮他。

 

【05】

学校的广场边上栽着樱花。现在正是樱花盛放的季节,风一吹,大片的花瓣落在舒乐与言小染的身上。

言小染今天带来了那本福尔摩斯。她咬了咬嘴唇,递给他:“现在,物归原主。”

舒乐沉默了片刻,问她:“你现在真正开心起来了吗?”

言小染点头:“遇见愿意放我一马的你,遇见愿意听我犯罪动机的你,遇见请我喝了那么多杯奶茶的你,遇见对我说新年快乐的你——遇见舒乐你,我真的很开心。”

舒乐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头顶繁茂的樱花。透过樱树,仿佛连天空也变成了樱花色。

“遇见愿意成为我唯一社员的你,遇见愿意陪我做那些无厘头推理的你,遇见愿意陪伴我的你,遇见对我说新年快乐的你——遇见言小染你,我也真的非常开心。”

犹豫了一下,舒乐忽然说:“言小染,其实我还有很多很多推理小说的。”

言小染不解地看着她。

舒乐又说:“以后你不开心的话,我还可以借新的推理小说给你,可以一直一直借给你。你……”舒乐的声音小了一点,“你愿不愿意?”

言小染愣了一下,继而脸烧得通红。

“你愿不愿意啊?”舒乐又问了一遍。

言小染点了点头。

“虽然很不想打扰你们,但你们好像把推理社的事情忘到九霄云外去了。”身后忽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舒乐和言小染同时一怔,猛地站起来。

“阎、阎老师?!”

血手阎罗此刻抱着那只黑猫,就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钱江和刘雪也在血手阎罗旁边,此刻一个看天,一个看地。

“您怎么会知道推理社的事情?”舒乐忍不住问。

血手阎魔挠了挠黑猫的下巴,高冷地说:“最近处理社团工作的夏老师病了,我临时帮她处理。社联的人过来跟我报备,说要注销你的推理社,不过现在我还没批。”

谁能想到,血手阎罗竟然还临时兼任社团工作呢。

“可是我们人凑不够……”言小染小声说。

“年轻人,就是不懂得变通。”血手阎罗将怀里那只黑猫递到了刘雪手上,“现在,四人一猫,人数够了。”

“猫,猫也能算?”舒乐瞪大了眼。

“密歇根州立大学的物理学教授杰克·H·赫瑟灵顿在1975年发表了一篇论文,其中将他的猫列为了第二作者。”血手阎罗瞥了他一眼,“猫既然能写论文,为什么不能加入推理社?”

“一只猫,社联的人能认吗?”言小染也有些迟疑。

“呵。”血手阎罗冷笑了一声,“社联的那几个,虽然高数勉强过了。但他们的线性代数也是我教。”

真不愧是血手阎魔呢。这是这一瞬间,所有人共同的心声。

【完】


评论 ( 14 )
热度 ( 589 )
  1. 共23人收藏了此文字

© 木石君nov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