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石君novel

事缓则圆

【原创】霸道总裁的自我修养

【一】

“呵,女人,你是在玩火。”

我眼前的这个标准古早霸道总裁,穿着一身标准的黑色阿玛尼西装,伸出他那只胳膊,将我困在墙壁与他的怀抱中间,看起来试图给我来个标准的墙咚。

“卡!”我冷漠地看着他,“不过。门在那里,你走吧。”

他终于收了戏,问我:“为什么?我的戏不好吗?我的动作、神态、语气都经过了反复的打磨。你绝对找不到比我还霸道总裁的霸道总裁了。”

“你看清楚招聘要求好不好!”我指指桌面上的文档,“上面写得很清楚了吧!我招的是个纨绔子弟型炮灰,不是霸道总裁!而且我这是仙侠文片场,您去您的都市文片场待着不好吗?”

众所周知,写手们都会签署一份神秘契约。当他们写下自己写手生涯中的第一个字的时候,就会有猫头鹰衔着契约飞来。签下自己的名字之后,2.5次元的大门会向写手打开,他们就会看见具象化的各种角色。

比如我眼前的这个霸道总裁,虽然帅,但帅得很有攻击性,就像很多古早总裁文描写的那样,有着“如刀刻般冷峻的面容”、“刀锋般凛冽的双眉”以及“富有侵略性的眼神”——简而言之,十分地霸道总裁。

“女人,你最好再考虑一下。”他凭借着身高优势,居高临下地睨着我。

“没什么好考虑的。不过。走吧。”我将他的简历扔还给他,上面的“冷莫宸·龙傲天·尼古拉斯”这一长串古早风名字让人觉得分外眼熟且尴尬。

“既然如此,”他攥紧了自己的简历,抿了抿唇,“女人,准备好承受我的怒火吧。”

我冷笑:“呵。”

谁知他下一瞬竟毫无尊严地抱住了我大腿,两行眼泪刷地就下来了:“作者大人,行行好吧。我也是没办法才来仙侠文片场面试的。现在霸总文不景气啊,大家都喜欢沙雕小甜饼,我这种霸道总裁根本就找不到片场!我都快饿死了!行行好,给我一口饭吃吧!”

“打住打住!”我试着抽了一下我的大腿,然而……抽不回来。

“……你这都是跟谁学的?”

他很自然地答道:“白莲花女主啊。跟她们搭戏多年,论楚楚可怜,我也略学了一二分。作者大人,你看,我是很善于学习的,这个角色就让我来吧!我一定能演好的!”

我抽抽嘴角,心里忍不住想,自己其实也是个扑街写手,招聘公告挂出去许久了,这个霸道总裁还是第一个来面试的。虽然货不对板,但总比没人上来得强吧?

“女人,既然你不说话,我当你默认了。”他松开我的大腿,理了理自己的阿玛尼西装,再度回复了霸道总裁的样子,冲我微微颔首。

我:“……我还没同意呢!”

他冷冷看着我:“女人,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我:“……”

 

【二】

“你的任务只是被主角帅气地一掌拍死!”我指着文档里多出的那大几百字,怒不可遏,“谁让你擅自加这么多戏的!”

总裁坐在我对面,托腮冷冷看着我,拿出了商业谈判的架势:“女人,你要搞清楚,这个角色虽然只是个死在主角掌下的炮灰,但在你这个故事背景里,他之所以如此跋扈,是情有可原的。他被母亲骄纵,却又因为天赋不如兄长而被父亲所漠视。之所以搞出这些事情,内心的本意其实是想证明自己。从这个角度上来说,他虽然并非正义的一方,但也着实可怜。既然如此,在他临死之前,加一些他的回忆片段,让读者更深刻地体验角色的内心,有什么问题吗?”

我冷漠地看着他:“问题在于读者根本不在意你说的这些,他们只会觉得你拖慢了情节。”

总裁的神情比我还冷漠:“女人,你要搞清楚,你是个作者,你要对你的文字负责。”

我:“不。我只是个扑街写手。”

总裁的眉头跳动了一下,似乎又要宣泄“总裁式怒火”了。

没办法,霸道总裁总是暴躁易怒。

可就在这时,一声响亮的“咕——”从桌子对面传了出来。哦,这声咕不是鸽子的叫声,而是霸道总裁肚子饿了的叫声。

此情此景,霸道总裁虽然依旧维持着冷漠的神色,但是眉眼里也露出那么一丝的尴尬。

我叹口气,拿出一袋康师傅,让他自己煮着吃。

不是我对角色们苛刻,而是我自己也吃这些。

谁让我是个扑街写手呢。

按理来说,霸道总裁是不会自己下厨的,不过他是个落魄的霸道总裁,那一切就不一样了。我看着他熟练地套上围裙,又熟练地打开了天然气,略略放下心,转而继续盯着电脑里的文档。

我得说,霸道总裁对角色的解读和分析十分地精准,我确实是按照他所说的那样来构思这个角色的。

但是,谁会在乎这些呢?

我把光标挪过去,打算将长串的回忆杀删掉。在按下退格键之前,我最后看了一眼回忆杀的内容。在临死之际,那个角色只是回忆起了自己和父亲相处的片段。

他曾经在大比中获得前三甲的好名次,接着殷切地走向父亲。他只是想得到父亲的承认,哪怕一次也好。可他的成绩比起天赋卓绝的兄长,实在不算什么,父亲依旧冷漠地看着他。

他快要断气的时候,他的父亲走过来。他似乎想对父亲说什么,可他的父亲只觉得他做出这些事给家族蒙了羞,斥骂他:“不肖子!”

我放在键盘上的手又收了回去。

算了,拖节奏就拖节奏吧,反正扑街写手也没什么读者。

方便面的香气忽然间飘来,我转过身去,只见总裁端着两碗泡面过来了。

他竟然也给我煮了一份。

“女人,吃饭吧。”他冷冷说道。

我也有点饿了,没跟他客气,拿起筷子埋头就吃。

再一抬头,只见餐桌对面的总裁将碗里的泡面捞到盘子里,先是漂亮地摆了个盘,然后拿着泡面叉子和水果刀,很有西餐礼仪地慢慢吃着泡面。

——也不怕面凉了。

真是个很有职业素养的霸道总裁呢。

慢条斯理地吃完泡面,他用纸巾优雅地擦了下嘴,起身准备离开:“女人,感恩戴德吧。我会记住你的笔名。能在我冷莫宸·龙傲天·尼古拉斯的记忆里占据一席之地,这是你这辈子无上的荣光。”

我:“……”

 

【三】

众所周知,这些角色生活在2.5次元,只有签署了契约的写手们能看见他们。而角色们谋生的途径就是奔波在各个作者提供的片场里,去演绎各个作者内心里的故事。作者肯定要管角色们的盒饭的,最重要的是,角色可以在作品里得到“人气”,这才是他们得以存续下去最重要的东西。

像总裁这样的跨界演出,不是不可以,但时间长了,对总裁本人不太好。因为总裁本身是霸道总裁,顶着其他的身份得到的“人气”,是不会进入总裁体内的。

如果有一天,他彻底失去了“人气”,就意味着这个角色完全被读者所遗忘了。而一旦被读者遗忘……他们就会消失。

不过这些与我无关。

送走了总裁后,我的生活恢复了平静。

这一天,我那破出租屋的马桶又堵了,我严重怀疑是那破下水道的问题。我自己实在是弄不通,正想出门找人,没想到一开门,就看见杵在楼道里霸道总裁。

总裁拦住我:“女人,你这里还有没有角色了?”

我一脸冷漠:“暂时没有。”

“既然如此,女人,就别怪我……”

说到一半,忽听“咚”地一声,竟然是他一头栽到了地上。

我吓了一跳,忙把他扶起来,却发现他的脸色异常苍白:“你怎么了?没事吧?”

“女人……”感觉他已经气若游丝,“我饿……”

我:“……”

虽然我是个冷酷无情的扑街写手,但也不能见死不救。

我废了好大力气把他拖进家门,又给他煮了碗泡面。然而他非得让我把面捞出来摆盘,还非得拿着水果刀和泡面叉子来进食。

我看着他颤颤巍巍地把面一点一点往嘴里送,忍不住问:“你不都要饿死了吗?还讲究啥?”

“饿死……也不能失去总裁范。”他挣扎着说道,“这是……霸道总裁的自我修养。”

我:“……行吧。”

吃完面,大概是恢复了一点元气,总裁再次端起一副精英样,翘起二郎腿,十指交叉放在膝上,冷冷看着我:“女人,我看你还勉强有一点资质。我给你个机会,进行商业合作吧。”

我:“说人话。”

总裁:“作者大人,根据我的经验,您这种长篇仙侠小说,随着主角的成长,会出现很多供主角练级用的炮灰。”

我:“确实如此。”

总裁:“您看,您每次招人也麻烦。不如我在您家常驻,这种炮灰角色统统交给我就好了。”

我:“不要。”

总裁:“为什么!”

我:“你肯定会乱加戏。而且你没戏的时候,我还得管你的饭。”

总裁默了一瞬:“您放心,我肯定听您的。而且,我还会做家务。洗衣做饭打扫卫生,我可以全包。”

“这个……”老实说,这个条件,我真有点心动。

总裁咬了咬牙:“而且我还会通马桶。”

我震惊地看着他,由衷被他说服了:“好。正好我马桶堵了,帮我通了先。”

总裁:“……”

 

【四】

我错了。

我真的错了。

我从一开始就不该让总裁去演那个炮灰;如果没有让他演那个炮灰,他就不会找上我;如果他不找上我,他就不会让我收留他;如果不收留他,他怎么可能会在清晨六点钟就把我叫起来!

我再次看了眼床头的钟,确认没看错时间后,深吸一口气,拼命克制住起床气,微笑着问他:“总裁先生,你是不是搞错了时间?”

总裁严肃地摇头:“现在起床正好。每天叫醒你的不该是闹钟,应该是你的梦想啊女人。”

“什么鬼梦想!”我忍不住了,一下把身下的枕头抽出来去砸他,“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昨晚码字到几点!”

被枕头砸中头的总裁依然神情严肃:“女人,就是因为这样,你才更要早起来矫正你不规律的作息。来吧,女人,出门去晨跑吧。”

“出门?晨跑?”我不可思议地盯着他。

总裁神色自然:“不然你以为霸道总裁的八块腹肌是凭空来的吗?”

“不,总裁先生,你要搞清楚,这里是哪里。”

总裁似乎有点不明所以。

我忍无可忍:“这里是南方啊!是南方!是没有供暖的南方!对于南方的冬天,床以外的地方都是天涯海角和远方!早起是不可能的,出门是不可能的,晨跑更是不可能的!”

谁知他语出惊人:“女人,我已经看完了你发出去的所有文字。本来还想在跑完之后屈尊跟你交流下的。”

说着,就往门外走,还补了一句:“我本来以为作者都是迫不及待想知道别人对自己作品的看法的。”

我的嘴角抽搐了很久:“……好吧,你赢了。”

喘着粗气跑完回家,又吃完总裁亲自下厨做的早饭后——老实说,他的厨艺还不错——总裁终于屈尊讲了他的看法。

他依旧是十指交叉,摆出一副商业谈判的架势:“女人,老实说,你以前的文字虽然稚嫩,但胜在热情和激情。最近的文字,虽然工整,但失去了真心,全是故事的套路。”

“哦。”我摆出一副冷漠脸,“套路确实方便。这些套路可以最大效率地制造爽点。和虚无缥缈的真心比起来,还是爽点比较重要。”

总裁沉默了一瞬:“你若是喜欢也就罢了。我昨天明明看你写得很痛苦。”

我依旧冷漠:“卡文而已。谁没卡过文呢?”

总裁又说:“女人,你当年写下第一个字,签下那份独属于作者的契约的时候,不是怀着这种心情的吧?”

当然不是。

我是多么喜欢那些跌宕起伏、感人至深的故事啊。

想写出打动人心的故事,我是怀着这样的想法,才去写下那第一个字的。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

总裁严肃地看着我:“女人,现实很残酷。但是,我们不能失去理想。”

我冷笑着看他:“说得好听,那你的理想是什么?”

“霸道总裁。”他说,“我要成为举世无双的霸道总裁。”

 

【五】

可以看得出,总裁先生不是说着玩玩的。

闲暇的时候,他总是喜欢霸占我的穿衣镜。

不是因为他自恋——虽然霸道总裁似乎都很自恋——他主要是对着镜子来练习自己的仪态和神态。仪态要挺拔端正,却还要带着一丝瞧不起人的不屑;神态要冷酷无情富有侵略性,还要夹杂着几许深情。

我有次观摩了他练习的过程,由衷地佩服他没有精神分裂。

练习累了的时候,他就安安静静坐在一边翻一本书。

那本书叫《霸道总裁的自我修养》,都被他翻烂了,里面满满的都是他做的笔记和批注。

不过,总裁文已经没落很久了。纵使总裁先生满身的本事,依然没有用武之地,只能在我这里出演各种跟他人设完全不符的炮灰龙套。

只是他虽然说一切听我的,但坚持要保留自己提意见的权利。

每次我要删他擅自加的戏,他都会过来疯狂地跟我提意见。从世界观,到人设,到伏笔,再到故事情节,从各种角度跟我理论,说他为什么要加这段戏。

其实他加的戏不是没有道理,只是读者们怕是不会喜欢的。

但是他太烦了,最终屈服的往往都是我。

除此之外,总裁还算是说到做到,而且十分地贤惠能干。自从收留他之后,我再也没有碰过家务。

而且在总裁丧心病狂的叫早服务下,我也慢慢将作息纠正过来了。

我手里捧着一杯总裁帮我加热的,热气腾腾的牛奶,偏过头看着在阳台上收衣服的霸道总裁,心里忽然一动,心想:他做这么多……这难道是霸道总裁的报恩吗?

我没有问他,因为就算问,按照霸道总裁的人设,也是不能承认的。

大概是我长久盯着他的视线让他察觉了,他回过头来:“女人,发生什么事了?”

我刚要搪塞过去,却看见他手上的衣服忽然掉在地上。

他面不改色将衣服捡起来:“看来要重新洗一下了。”

然而“砰”一声,是我手里的杯子掉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的声音。

我没有看错,他的手刚才消失了一瞬!

他……他要没有时间了!

他要消失了!

 

【六】

他神色平静地走过来,放下衣服,又自然地拿起扫帚,去收拾地上的那些碎瓷片。

“还管这些干什么!”我按住他手上的扫帚,“你知不知道你就要……”

我说不下去了。

他将扫帚从我手上轻轻抽出来,只说:“女人,霸道总裁是无法忍受垃圾就在眼前却不清理的。”

说着,他将杯子的残骸扫走,又将地上那些牛奶清理干净。

我怔怔地看着他。

做完了这一切的他终于抬起头看我,却说:“女人,哭什么?”

我用手背胡乱擦了一下脸。

不知什么时候,我竟然泪流满面。

“冷莫宸……”我看着他泰然自若的神色,内心忽然升起一股微弱的希望。

也许,也许他是有办法的。

“你有办法,对不对?”

他却说:“女人,不要叫我的名字,即使你是作者也不行。能叫霸道总裁名字的人,只有女主角。”

“不要岔开话题!”我吼道。

他定定地看着我,竟然勾起唇角,轻轻笑了一下。

“会有办法的。”他说。

 

【七】

是的,会有办法的。

我这么安慰着自己,登录了我之前最常去的论坛。这个论坛的服务器建在2.5次元,专门供作者和角色之间发帖交流。我以前的招聘公告也是挂在这上面的。

论坛页面一打开,最醒目的就是一个飘红的求助帖。

点进去,竟然是一个大侠型的角色发帖求助,说他快要消失了,问有没有合适的武侠文片场让他得到一点“人气”。

回帖的人大多是安慰他,似乎也没有什么人有办法。毕竟武侠文也遇冷好多年了。

我退出了这个帖子,竟然又翻到了几篇类似的求助帖。

之前因为与我无关,所以一直没有注意。现在才发现,在时代的浪潮下,那么多角色,他们默默地存在过,又默默地被遗忘。

不行,我要冷静。

深吸口气,拍了拍自己的脸,我致力于在在论坛里去找总裁文片场。

然而没有,根本找不到。

没办法,我也发了个求助帖,然而等到的回帖依然没有什么用。

不知过了多久,我揉了揉发涩的眼睛,却见他安然地坐在一旁,手里还捧着那本《霸道总裁的自我修养》。他面前摆着一只高脚杯——那还是之前商场的赠品——杯里则倒了小半杯的可乐。

他耐心地等气泡慢慢消下去,握住杯脚,轻轻旋转杯子,就着屋内的灯光观察可乐的颜色,片刻后才轻轻抿了一口,优雅得像是在喝罗曼尼康帝。

这种顶级红酒的名字,还是他告诉我的。

这时他抬眼看向我。我不敢说出实情,冲着他勉强笑了笑:“我们……会有办法的。”

他也笑了。笑容里好像什么都知道。

 

【八】

我想了很久,终于想出了一个不算办法的办法。

我审视了一下我手上这篇仙侠文后面的大纲,在最近的一个情节点加入了一个角色。那个角色的性格以总裁为原型,身世就是从现代穿越到仙侠世界的霸道总裁。在情节方面,我让这个角色先和主角团发生一些冲突,最后加入主角团,一起去解开这个仙侠世界终极的谜团。

虽然这篇文的整体基调是古典仙侠正剧,加入“穿越”这个元素会有很严重的不和谐感。但是这是我想出的唯一的办法了。

——以总裁本身为原型加入小说,而且能给总裁加最多的戏份的办法。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应该就能得到“人气”吧?

第二天,我将改好的大纲拿给总裁看。可他看完之后,眉头却皱了起来,

“女人,你不觉得‘穿越’这个元素加在这里很奇怪吗?而且后面的情节根本不合理。”他说道。

“是很奇怪,但是……”

“女人,既然你自己也看出来了,那就改掉吧。”他冷漠地说道。

“你疯了?!”我拍案而起,“我是为了救你!”

他平静地看着我:“女人,你要搞清楚。你是个作者,你要对你的文字负责——而不是我。”

“我只是个扑街写手!”我冲他吼着。

他静静地看着我。这一瞬间,我看不懂他的眼神。

深吸口气,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片刻后,才接着说道:“我保证,情节上我会圆回去的。你看,很多人在连载过程中都会犯一些小错误,比如前后情节对不上什么的,这是高强度连载中很难避免的。读者根本不会在意这么多细节,只要最后能圆回去就好。”

“女人,”这回他的眼神我好像看懂了,里面似乎藏着哀凉,他说,“这样的想法会毁了你的小说。”

我偏过头,不想与他讨论这些,只问他:“这个角色,你演不演?”

他将手边那本《霸道总裁的自我修养》轻轻合上,告诉我:“我是不会演的。”

 

【九】

我一语不发地回了卧室。

我心里很清楚,他说不会演就真的不会演,绝不是跟我赌气或者其他的什么。

因为他是说到做到的霸道总裁。

“该死的霸道总裁……”我蜷在床上,嘴里狠狠地咒骂他,眼泪却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以前不是没有改大纲的时候,读者有时候不喜欢什么人物,如果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我也会把这样的角色写死。读者如果期待什么情节线,我也会考虑加进去,哪怕并非我的本意。

现在看来,这样的操作似乎也很正常。

不,我最开始改大纲改情节加人物的时候,并不是为了这些。

那时候,我真的是因为想到了更好的情节,是因为笔下的人物仿佛真的活过来了,不受我操纵了,我才去修改的。

那时候,甚至我写第一篇文的时候,每次想到新的情节,我是多么兴奋啊。我是多么地不厌其烦,一遍又一遍地修改。

可其实,我那第一篇文,没有任何新意,只不过是当时烂大街的那种总裁文。

不过离那时候已经过得太久了,我甚至都不记得我当时写了什么情节。

想来应该很可笑。

在黑暗中默默盯着天花板望了许久,我起身打开灯,重新修改了后面的大纲。

我不断地去思考,如果总裁这样的人身处在那个残酷的仙侠世界中,会发生什么事。

主角应该会很讨厌他的吧,因为主角是个务实的现实主义者。

总裁是对的,后面的情节不合理。以主角的个性,是不会让总裁加入主角团的。

因为太天真,太可笑。

在这残酷冷漠的仙侠世界里,总裁这样的人注定被人嘲讽、孤立无援。

我删去了“穿越”的元素,给故事里的新角色重新设定了合理的身世,也重新设定了这个角色的故事线。这个角色会持着理想的火炬在黑暗中独行,最终死在忠于现实的主角的剑下。

等我改完最后一个字,外面的天光忽然透进来。

 

【十】

这个角色,总裁总算肯演了。

这个角色总还是与总裁的人设大致相符的,想来虽然会打些折扣,但总裁应该也能收到一些“人气”吧。

他一如既往地认真对待他手上的这个角色,提了很多中肯的建议。他说的往往都是对的,我也按他说的修改了很多。

我们从没合作得如此愉快过。

然而某天,总裁吃饭用的水果刀还是“哐当”一声落在地上。

这次总裁的手,足足消失了有三分钟。

我再也吃不下,默默地一个人回了卧室。

我无法相信是因为总裁扮演的角色没有魅力。我知道,原因出在我这里。

因为我自己本身就是个扑街作者,又怎么可能带给他人气呢?

没多久,卧室的门被敲响。

我一语不发地走过去开门,只见总裁递给我一包抽纸,嫌弃地说道:“女人,果然你很爱哭啊。虽然只有女主角能让霸道总裁递手帕,不过递个抽纸还是没问题的。”

我抽出两张擦了擦眼泪鼻涕,默了片刻,才有勇气对他说道:“对不起……”

“呵,女人,有什么好对不起的。”他不屑地笑了。

他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又顿住,收起了那份不屑的笑容,转而伸出手,犹豫了一下,但还是揉了揉我的头发。

“我们都做了正确的事。”他说。

我的眼泪又下来了。隔着泪水,我看不清他的脸,也终于有勇气说出了我之前在求助帖上看见的最后一个办法。

“不然你……转型吧。”我咬咬牙,“不要当霸道总裁了。现在总还有火爆的类型文,去当那种类型文的男主吧。总还能活下去。”

“我生来就是霸道总裁。我的理想就是成为举世无双的霸道总裁。”他认真地回答我,“所以我不会转型的。”

我怒了,拽着他西装的衣领,质问他:“理想就那么高贵吗?!”

他点头,告诉我:“理想就是这么高贵。”

我松开他的衣领,忽然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可是……你就要消失了……”

他纠正我:“只是被读者遗忘。”

“有什么分别!”

他默了一瞬,只说:“你总还是会记得我的。”

“我记住又有什么用?”

他抚平被我弄乱的衣领,又重新整理了一下领带结,然后郑重其事地回答我:“你记得,就够了。”

后来我无数次地想,要是这一瞬间,我能看清他的神情就好了。

可我只是在哭泣。

 

【十一】

那天以后,霸道总裁一如既往认真对待那个不能为他带来任何人气的角色。每每当我敷衍懈怠的时候,他总能看出来。

他消失的症状似乎一日比一日严重了。有一次,他上一秒还在同我说话,下一秒却忽然消失了,一直到一分钟之后才出现。

我不知道他还能存在多久,疯了一般地去刷论坛,想找到救他的办法。

可就连我之前看见的那个发帖求助的大侠型角色也已经很久没有更新他的帖子了,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消失了。

终于,我刷出了一则消息。

“总裁!总裁!”我兴奋地跑过去,抓着他的肩膀,让他去看这则消息,“你看!这期LOFTER‘故事森林’的主题竟然是‘霸道总裁’!我们去参加吧!我让你成为真正的主角!你一定会获得人气的!”

他的反应却比我预想中要平淡很多,只是问我:“明天好像是你的生日吧?”

我一愣:“是啊。你怎么知道的?”

他犹豫了一下,似乎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时候我手机响了一下,拿出来一看,是美团因为我生日而发来的优惠券。

我感慨道:“这年头,也就软件记得我生日了——所以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他说道:“我也是之前不小心看见了美团给你发的消息。”

我点点头。

哦,难怪。

我一挥手:“这不重要!你等着,我现在就去写故事大纲!”

 

【十二】

这篇文关乎总裁的存亡,我一定要获得人气。

在真正构思故事之前,我先上网,把所有总裁文的经典套路学习了一遍。这些套路虽然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难免被人诟病,但这些套路之所以能成为经典,就说明它们经过了时间的检验。

我相信它们一定是好用的。它们一定能帮总裁获得人气。

在这个夜晚即将过去的时候,我终于将所有总裁文套路融合在一起,梳理出一份新的大纲。

这篇故事狗血与恋爱齐飞,绿茶与白莲共舞,想来读者读完一定会觉得十分酸爽刺激的。

我决定明天一大早就把故事大纲给总裁看。

可是这一天,总裁却没有在大清早喊醒我。等我自然醒过来,已经快到吃晚饭的点了。

我走出卧室,只见总裁在摆好了火锅锅底,周围还有各种火锅配菜。

这可一点都不……霸道总裁。

我走过去,有点担心总裁的脑子是不是坏了。

这时总裁抬眼看我,冷笑一声:“呵。女人,醒了?真够能睡的。”

哦,还是原来配方的霸道总裁。

不过现在吃火锅什么的都是小事,我拽着总裁去看了我新写的故事大纲。

总裁看完,只是笑了笑。

我有点担心总裁嫌弃里面的狗血套路,但转念一想,觉得总裁就是演总裁文出身的,这种狗血套路想来见过许多。

我又略略放下心来。

可总裁一直不说话,我不由问道:“……怎么样?”

总裁看着我,只道:“明天再说吧。”

“什么明天再说,抓紧时间……”

“生日快乐。”他打断我。

我一愣。

“生日快乐。”他又重复了一遍,“有什么事情,都等你过完生日再说吧。”

 

【十三】

我觉得今天的总裁有点奇怪。

总裁竟然知道我爱吃火锅。

而且!他竟然用筷子吃火锅了!

“你……”因为震惊,我手上的筷子反而有点拿不住。

“吃火锅当然要用筷子,不然岂不是玷污了我最爱的火锅?”他很自然地说道。

“这可一点都不霸道总裁。”我忍不住说。

“是啊,所以这个爱好平时不能暴露出来。”他点头。

“你到底是哪个作者设定出来的啊,这个爱好也太不负责任了。”我没忍住吐槽了一句。

总裁笑而不语。

也是,一般的角色会对将他们设定出来的作者抱有深厚的感情。我是不该吐槽人家。

我正要跟总裁道歉,却忽然有人敲门。

是外卖员。

我没点外卖啊。

疑惑间,打开外卖袋子,里面竟然是个小蛋糕。

“呃……我叫的。”总裁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用你的美团优惠券,还凑了满减,没花你多少钱。”

“还关注优惠券和满减,你这也太不霸道总裁了。”我笑他。

“没办法,落魄了嘛。”他也笑。

小蛋糕虽然只有巴掌大,但商家还是附送了几根小蜡烛。总裁把窗帘拉上,将蜡烛插在蛋糕上,点燃后关了灯。

“女人,许愿吧。”总裁说道。

我十指交叉,正要许愿,却又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便扭头看他。烛火温柔的光影映在总裁脸上,连他那天生锋利的眉眼都显得柔和了不少。

我心里微微一动。

“总裁,你有什么愿望?”我问他,“我来帮你许愿吧。我希望你的愿望能够实现。”

总裁抿了下嘴唇,沉默了很久才说道:“我希望我的作者永远不要迷失她的内心。”

 

【十四】

一起吃蛋糕的时候,总裁忽然说:“女人,我应该感谢你。”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什么?”

总裁笑了笑:“应该感谢你的事情有很多,比如……”

停顿了一下,他才接着说道:“我过来应聘炮灰的时候,加了很多戏,还跟你理论了很久。你还记得吧?”

“当然。”

他说:“我在其他的作者那里也是这么做的,不过……”

“被轰出来了吧?”我取笑他,“让你这么啰嗦。”

“差不多。”他也笑,“也有很多脾气好的作者,不过大多数最后都将我加的戏删掉了。”

“——你是唯一一个一字不改的。”他说。

我忽然间明白他为什么要为我做这么多了,还真是“总裁的报恩”啊。

是将我当成了赏识他的知音?还是伯乐?

可惜啊,我只是个扑街写手而已。

“别的作者有他们自己的创作风格。你这么擅自加戏,他们肯定不高兴。”我安慰他,“至于我……可能我们有些想法比较合得来。”

“你说得对。”他还是在笑。

“其实……”他犹豫了一下,才接着说道,“我是一个小女孩在她的日记本上构思出来的角色。她那个时候才十一岁。”

我没说话。我猜得出来,如果不是十多岁的小孩子,很难给他起这么长串的、中二又羞耻的名字。

这样的角色往往是创作者的早产儿。他们承载着创作者无限的热情和寄望,然而因为创作者本身太过稚嫩——无论是技巧还是心理——承担不起将整个故事完整创作出来的任务。

在创作者热情消退后,这个故事往往就会被弃置一旁,成为创作者自己都不愿提起也不愿想起的黑历史。

而这样的角色,被创作者本人抛弃后,只得四处在其他作者处奔波,看看有没有同类型的角色可以出演,来赚一点可怜的人气。

“我虽然想成为举世无双的霸道总裁……”他低声说道,“可我从来都没能在总裁文里面成功出演过主角。”

是的,可以想见,他一定一直在碰壁。

因为一个稚嫩的作者构思出来的角色,往往都会有这样那样致命的缺陷,比如行事没有逻辑、中二、羞耻、让人尴尬之类的。

不过眼前的总裁似乎没有这样致命的缺陷。

想来他自己一定一直在努力,才能将这些弥补起来的吧。

是的,他根本就不是什么变得落魄,他肯定是一直如此落魄。这一切我早就心知肚明,只不过我从来没有拆穿他而已。

“你会成为举世无双的霸道总裁的。”我努力冲他笑了笑,告诉他。

他却摇头:“我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我从来没有后悔过。而那个将我抛弃的女孩,我也从来没有怪过她。”

他竟然还在笑:“因为对于那个女孩,我只是她笔下诞生的一个极其不成熟的角色而已。将我抛弃,把我参与过的那个故事翻过去,恰恰意味着她在写作这条道路上正在不断地成长。”

“我为她感到由衷地高兴。”他这话没有分毫作假,因为他眼里真的涌动着欣慰的笑意。

“你这可一点都不像霸道总裁。”我的眼眶有些湿。

“这可是你今天第三次说这样的话了。女人,你也太啰嗦了。”顿了下,他又说,“不过我认为这才是真正的霸道总裁的自我修养。他们都是真爱型人物,是会为了爱放弃一切的。”

“看起来你爱那个女孩……”我沉默了很久,心里一动,忽然问他,“那你爱我吗?”

这句话问出口我就后悔了,尴尬地冲他笑,试图把话圆过去:“哈哈哈,我在说什么呢。霸道总裁的爱,一定是要属于女主角的。”

可他却说:“不,我爱你。”

他又说:“就像作者爱着角色一样,角色怎么会不爱着作者呢?”

我的眼泪夺眶而出,一边哽咽,却又冲着他笑:“你这也太犯规了……”

他轻轻叹口气,朝我走过来,轻轻地抱住了我。

我在他温暖的怀抱里待了许久。最后,他松开我,却在我额头上缓缓地印了一吻。

他告诉我:“其他的,都随他们去吧。真正能在寂寞中相互陪伴到最后的,一定是作者和角色啊。”

我多么想回应他,可我只是流泪。

 

【十五】

这一天,我们聊到了很晚。

主要是聊总裁这些年的经历。总裁这些年过得很不容易,但也遇见了很多有趣的角色和作者。

不知不觉,夜已经很深了。我实在困得不行,意识模糊间,似乎是总裁将我送回卧室,又帮我盖好被子。

“晚安,我的作者。”我听见他这么跟我说道。

我也想跟他说声“晚安”,但是我太困了,嘴唇似乎动了动,但好像没有声音发出来。

哪怕这个时候,我依然在想:总裁,你放心,我会让你得到人气的。

总裁将我送到床上去,却没有立刻离开。

我说不清他站了多久,因为我那时的意识也很昏沉。

过了有许久,也许只有一小会,总裁忽然将窗帘拉开一条缝。如水的月光倾泻进来,落在他身上。他盯着窗外的明月,好像是笑了。

我不知道接下来我看见的究竟是真的,还是只是我的梦境。

我看见他的身体渐渐虚化,大把大把的光点从他的身体里逸散出来,慢慢地消失无踪。

可是我太累、太困了,困到甚至没有能够意识到眼前这一幕究竟意味什么。

我竟然睡着了。

 

【十六】

第二天,我醒来,疯了一般地去找他。

可是他不见了,哪里都不在,只留下他那本《霸道总裁的自我修养》。

我相信他是真的消失了。因为假如他是自己离开这里,是不可能不带这本书的。

我一页一页地翻着这本被他翻烂的书,里面到处是他做的笔记。

“霸道总裁说话要带‘女人’两个字。”

“霸道总裁一定要说到做到。”

“霸道总裁的本质是真爱型人物。”

……

泪水落在书页上,我终于翻不下去了。

 

【十七】

总裁消失后,我浑浑噩噩地过了许久。也说不上来什么改变,我的生活依旧在继续,我也依旧扑街,只是感觉……少了什么。

总裁都消失了,那篇我写好了大纲的总裁文自然没有写下去。

我幼时的好友阿薇忽然联系我,说她临时来这个城市出差,想和我聚聚。

我答应了。

和阿薇吃饭的时候,她提及我们小时候:“我记得你小时候就喜欢写文。你第一篇文还给我们看来着,我记得那个主角名字特别长串……叫什么来着,想不起来了……”

记忆的阀门仿佛松动了。

我一下意识到了什么,顾不上莫名的阿薇,连忙冲了回去。

我在自己的出租屋里面翻箱倒柜,终于在一个落满灰的纸箱最底下找到了我十多岁时候写的日记。

我在那本日记里构思了一个名叫“冷莫宸·龙傲天·尼古拉斯”的总裁。

我将他的生日设置在和我同一天,他最喜欢吃的食物自然也和我一样。

他是个心地善良的、富有理想的总裁,一生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举世无双的霸道总裁。

明明是烂大街的总裁文,那时候我竟然没有写总裁的爱情。我写他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付出了哪些努力与辛勤。

虽然以现在的眼光看来,这些情节依然是那么地可笑、幼稚、没有逻辑。

可是这个总裁是多么地赤诚啊。他是我笔下的第一个角色,是我满腔的热爱与热血,是我平凡生活里的英雄梦想啊!

我怎么就把他给忘了呢!

我在这个狭小的出租屋内嚎啕大哭。

 

【十八】

我相信,总裁一定是认出我了。

从一开始。

否则他那时不会跟我说,会记住我的笔名。

因为我这些年已经换了好几个笔名,想来在网络上那些林林总总的笔名后面,他也分不清哪个是我吧?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从来不曾与我相认。

我真的不知道。

就像是那些活过来的角色,总有超脱作者控制的时候。

我重新打开了文档,删去了那篇我为他精心设计的总裁文大纲,转而将我们之间的故事写了下来。

这个故事太长、太无趣,可能很多人不会喜欢。

不过没关系。就像总裁说的,随他们去吧。

一气呵成写下我与他之间的所有故事,然而却还差一个文章的标题。

我看着他留下的那本《霸道总裁的自我修养》,忽然明白这篇故事的最好的标题是什么了。

将故事发表出去的一瞬间,我想:我最终也只是个不合格的小作者,而你一定是举世无双的霸道总裁。

【完】


评论 ( 122 )
热度 ( 4019 )
  1. 共114人收藏了此文字

© 木石君novel | Powered by LOFTER